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閣樓驚魂 -7

又是無人應答,阿才想起前些天半夜的遭遇或是夢境,一種恐懼感壓抑不住地漫遍周身,像是一團寒氣散開。

  但是阿才很快就聽見媽媽的腳步聲。

  嘩地一聲,隨著搭住門扣的鐵鎖的鬆開,阿才委屈地問媽媽:“你為什麼要上鎖?要是著火了怎麼辦?燒死我,你就沒有兒子了!”阿才氣鼓鼓地把話說完,並試圖強忍自己的淚水,不料,媽媽卻抱住他,緊緊地抱住他,低聲抽泣:“娃兒——”

  母子倆抱頭慟哭。

  阿才不再質問媽媽,他只要求媽媽再也不要在夜裏把他鎖在房裏了。

  “要是有壞人欺負你,我就能馬上出來保護你。”阿才說罷,搖晃著從枕頭底下抽出手槍,這把槍正是他爸爸親手製作的仿真手槍。

  12

  上學的第二天中午,阿才又見到了那個賣棉花糖老頭兒,他是不是要在這裏固定擺攤兒?阿才心想。

  聽文竹姐說,賣糖老頭兒好像對他家的閣樓很感興趣。昨天,文竹姐在買老頭兒的棉花糖時,剛好聽見老頭兒向阿才的另一位小鄰居曹勇打聽阿才家的事。

  阿才聯想到自家的異常情況:半夜怪聲,媽媽的反常,自己的遭遇(如果它不是夢遊的話),再聯繫到這幾天外界的變化,賣糖老頭兒,陌生來客,還有,還有新來的田老師對他的特殊關心,阿才心中的疑團突然倍增,像一團濃霧漫開,迷迷蒙蒙,堵得他心慌不已。  


第三章 媽媽的隱私
  阿才本能地充當起父親的耳目,警惕著母親與外界之間的交往。雖然阿才沒有直接看到什麼,但他還是隱約感覺到媽媽身上似乎藏有什麼秘密……13

  阿才聽說夜裏喝茶能提神,這天傍晚,他問媽媽:“我們家有茶葉嗎?”

  “幹什麼?沒有!”媽媽聽見兒子忽然問起茶葉的事,不禁警惕起來。

  阿才見媽媽說沒有茶葉,很掃興,但是,他卻在媽媽房間發現一個茶葉罐。平時媽媽是不喝茶的呀,爸爸在家也沒有喝茶的習慣。

  阿才拿起茶葉罐,走到客廳問梅芳:“媽媽,這是茶葉嗎?你為什麼騙人說沒有?”

  梅芳的臉色突然變得很難看,她盯著阿才,足足有好幾秒鐘,突然用力奪過阿才手中的茶葉罐抱在懷中,阿才見母親對自己的動作如此粗暴,不禁眼圈一紅,淚水汩汩地奪眶而出。母親見狀,頓覺懊悔,她連忙伸出一只手,充滿歉意地將阿才攬入懷中。

  在母親溫柔的胸懷裏,充滿委屈的阿才聞到了一股奇異的茶香,他瞥見媽媽另一只手中的茶葉罐上,標明著三個字:鐵觀音。

  鐵觀音?難道這就是那茶葉的名字?阿才琢磨著這幾個字眼,頓覺得它們標在媽媽身上比較貼切,鐵觀音,媽媽的形象就像觀音一樣溫柔,可是,在她的性格脾氣中,似乎有一種像鐵一樣冷硬的東西。

  阿才忽然想到,媽媽和爸爸之間好像也有一種像鐵一樣的東西豎立著。

  爸爸常年在外,在家的日子屈指可數,如旅客住店。阿才的媽媽受不了這種經常分居的日子,心中時時有怨言,每逢丈夫回家,她總要嘮叨、訴苦,要丈夫換個工作留在城裏過安定日子。阿才的爸爸熱愛地質工作,捨不得放棄自己的事業,結果每次談話都是不歡而散。每每久別之後,梅芳和孩子一樣,總是盼啊盼啊,剛見面的那幾天,夫妻二人如膠似漆,可是,沒過幾天,就變形走樣了,接下去就是冷戰,相互間言語交流越來越少。

  其實,梅芳性格有點怪,有些話她不願意說,就想用這種冷戰的方式來引起丈夫的重視,結果往往適得其反,不是因為阿才爸爸跟她針鋒相對,而是她自己越是生悶氣越難接受丈夫的和顏悅色。

  阿才的爸爸其實很寬容,他私下裏總是對阿才說:“你要聽媽媽話,媽媽挺辛苦,等到有一天爸爸找到一個寶藏,我們一家就可以團聚了。”爸爸的意思是說,等到有一天他的地質隊找到重要礦藏立了大功,他就申請留在科研機構一心搞研究,那樣,一家人就可以過上相對穩定的日子。

  阿才從稍微懂事的那一天起,就盼望著爸爸有一天能夠找到一個大寶藏,就像《一千零一夜》中由阿裏巴巴發現的那種藏滿財寶的地方。

  儘管媽媽對爸爸有意見,阿才還是打心眼兒裏挺敬佩爸爸的。他覺得爸爸是個了不起的男子漢,長期出門在外,經風雨、見世面,殺過野狼野豬,捉過狡兔飛禽;爸爸的嘴裏有許多許多獵奇故事,說起來肯定比《一千零一夜》裏的故事還要多。阿才心中甚至都有這樣的理想,長大以後也要像爸爸一樣,走遍祖國大江南北,訪遍天下名山大川,歷盡人間險途絕境,練就一身虎膽雄心。

  阿才也非常愛自己的媽媽,平時,他都會記住爸爸的叮囑,儘量不惹媽媽生氣、不讓媽媽操心、不給媽媽添亂。

  爸爸媽媽之間稍有不對勁的時候,阿才總要想辦法讓他們相互說話,從小阿才就學會善解人意。

  14

  見到茶葉罐的當兒,阿才早就揭開蓋子掏出一小把茶葉放在自己口袋中,聰明靈巧的他,預料到媽媽可能不同意他喝茶,他試探性地問媽媽:“晚上我可以喝茶嗎?”

  梅芳正色道:“不許,小孩子不許晚上喝茶。”

  “那白天呢?”

  “也不行。”

  阿才心想,我褲袋裏早都已經裝好咧。

  臨睡之前,阿才悄悄沏了杯茶。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