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一件鬼事

記得十一年前,只有十歲的陳唐剛好放中秋節,媽媽提議帶陳唐去山裏的姥姥家過中秋,因為陳唐的老爸經常出差,不所以能和他們一起過中秋了。起初陳唐是說什麼也不願意去姥姥那裏,你想啊,一個在城市裏呆久了的孩子,肯定不喜歡去什麼山裏面,但是經不住老媽的連唬帶嚇,最後只能乖乖的妥協了。
那天剛好是星期六,陳唐隨老媽一起坐車來到了在山裏的姥姥家,那個地方說是山區,但是那兒的山並不高,地方也不是很偏僻,總體來說離市區還不是很遠,市里的公路也剛好修到陳唐姥姥所在的村子,交通還算便利。
陳唐和老媽剛來到姥姥家門口,就看見姥姥早早的就在門口等著了,因為姥爺身體很差,常年臥病在床,所以只有姥姥一個人出來迎接他們。別看姥姥年近七十,耳朵不聾,眼睛不花,身體倍兒棒!看見自己的外孫,那叫個親喲!連陳唐的老媽都有些“嫉妒”了。
在姥姥家熱鬧了一天,到了晚上,陳唐突然覺得好沒意思,姥姥家什麼都好,就是要遊戲機沒遊戲機,要電視沒電視,正在陳唐鬱悶的時候,隔壁家劉大爺的小孫子劉二娃正巧來陳唐姥姥家送月餅,看見陳唐當即攀談了起來,兩人年紀差不多,三言兩語的就聊到了一起,而且越聊越投機,看著跟親兄弟似的。
“陳唐,我帶你去個好玩兒的地兒,你去不?”二娃嬉笑著對陳唐說。
“啥地?”“你別問,跟我去就知道了,保證特有意思!誰騙人誰小狗。”“得?。前面帶路。”說罷兩人勾肩搭背的走出了姥姥家的大門,到村東頭走去。。
村東頭有一家姓王,家裏正巧在給老母辦喪事,今兒正好是頭七,王大叔弄了酒席裏外忙活的很,二娃帶著陳唐在這家正好可以混點好東西吃,兄弟倆吃的正高興呢,只見門外來了一個中年人,身穿道袍,手持一個鈴鐺,便走還便哼著什麼,陳唐他們也聽不懂,八成是在念咒語呢。中年人身後還有一個小道士,年紀約摸個十二..三歲,左手持著桃木寶劍,右手拿著一個八卦鏡,緊跟著老道士身後,一老一少一起走進了王家的客廳。
陳唐聽二娃說,王家請了道士給老母親安魂,隨後又說了些安魂的事情,這可把陳唐的好奇心給勾了上來,這可比看KB電影刺激多了。接著二娃說,這老道士能耐可不是吹的,厲害著呢,這十裏八鄉的有個啥怪事,都是這老道士給搞定的,後面那個小道士就老道士唯一的一個徒弟。
陳唐是越聽越對這個道士好奇,於是對二娃提議一起去看看老道士是不是有點本事,可是走到前去,老道士根本就沒打算理這倆小孩,一心哼著他那難聽而又拗口的咒語,這讓陳唐和二娃鬱悶不已,於是陳唐決定,大的不行,就搞定小的,說著還指了指旁邊的小道士。
二娃帶著陳唐一起找到了小道士,見面就問,關於怎麼樣看見鬼神之類的事情,小道士起初並沒有搭理他們,陳唐立馬來一個激將法,說道:“二娃,你這不是騙人嘛,這兩個道士純屬江湖騙子,啥也不懂,我都懷疑他們見過鬼嗎?”“就是就是,我也是聽人瞎說的,沒想到怎麼看怎麼像騙子。”二娃說完還對著陳唐擠眉弄眼,但臉上的笑意還是遮掩了下來。
“胡說,我師父捉了一輩子的鬼,怎麼可能沒見過呢?”小道士開始沉不住氣,據理力爭。“哪誰知道呢,要論說,誰都會說,要是真的,拿點真本事來看看呀。吹牛誰不會。。”“就是,就是。陳唐說的對。”二娃也在旁邊繼續的添油加醋。“好,就讓你們見識見識,我可醜話在前,看見什麼東西,千萬別亂說。”小道士說罷,從上衣內取出兩片樹葉子,乾巴巴的,然後繼續說道:“這是千年柳樹上的葉子,別小看它,房頂上瓦裏有水,道曰:無根天水。拿著那兩片葉子在水裏泡一下,貼在自己的眼睛上,就可以看見‘鬼’”。陳唐和二娃半信半疑的照辦了,沒一會兒兩人的腦袋像雷達似的在院子裏東看看西瞧瞧,卻始終看不到所謂的‘鬼’。
“可惡,又被那個小道士給騙了,二娃你說咋辦?二娃,二娃。”陳唐說著朝身邊的二娃看去,只看到二娃兩眼直直的看著王家大門外,陳唐也順著二娃看的地方望去,這不看還行,一看差點把陳唐的魂給嚇跑了,王家大門外有一個身穿白色壽衣的老太太,又遠到近的從門口‘飄’的進來,王家大門口還站著四個怪人,一個手持長槍,一個持棍,一個持鼓,一個持領導。四人身穿黑色長袍,黑洞洞的看不見臉,一字排開,跟著老太太一起‘飄’進了王家客廳。
老太太在眾人之間飄了半天,停在了王大叔的身邊,說了好多的話,可王大叔跟沒事人似的,根本就不知道有‘人’在和他說話,這時,那個手持長槍的黑袍人拉著老太太就要往外走,可老太太是又哭又鬧就是不走,一下把旁邊手持鈴鐺的黑衣人給弄急了,只聽“叮...鈴...”一聲,老太太頓時像定住了一樣,另一個手持黑棒的黑袍人跳起了十分搞怪的舞蹈,老太太便十分聽話的跟著他們向外走去,陳唐正看的出神,突然看見二娃從自己身邊竟然也‘飄’了過去,陳唐猛然伸手想拉住他,可卻抓了空,扭頭看去二娃目光呆滯的站在自己身邊,頓時知道不好對著道士大叫“道士救命”,道士大驚之下,透過八卦鏡看到了一個小孩的魂魄正外大門外飄去,立馬在客廳的地上畫了一個奇怪的符咒,將二娃輕放在符咒之上,拉開二娃的上衣,拿出一張黃符紙貼在自己右手的鈴鐺之下,符紙像吸鐵石一般死死吸著鈴鐺,然後道士將鈴鐺上符紙貼在了二娃的胸前,大聲叫道:“三清上師法無邊,三魂七魄定在前,陰陽五行聽我號令,回..魂,急急如律令!!!!”
道士喊罷,躺在地上的二娃,立馬開始大聲的咳嗽,我們聽到咳嗽聲,都同時吐了一口氣,我扶起二娃在道士嚴厲的眼神下,趕緊跑出了王大叔的家,自此以後再也不敢開這類玩笑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