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西夏酒具惹人醉

西夏的酒具太精美了,其盛酒器美輪美奐,其飲酒器別具匠心,西夏酒具可以說是達到了那個時代的一個高峰。西夏的釀酒業由官府掌控,西夏的主體民族黨項族由高寒地區的遊牧逐步向農耕文明靠近,可以說是這個民族在生活中的常用消費品。到了西夏立國,酒便始終伴隨著這個小王國的成長與滅亡。西夏的盛酒器主要有甕、瓶、罐、缸等,既易於存放,或者運輸、攜帶,又能防止減少揮發。先說甕。甕是大器,器物高大,口徑較小,腹徑肥大,一般高都在40釐米以上。常見的甕有四耳系、雙耳系,而無系的甕較少,因為有系的甕攜帶、搬動都比較方便。由於甕的腹大口小,盛固體物件不方便取用,而方便盛儲的是液體,製作精美的絕大多數用作盛酒。比起甕來,罐的口徑要大,整體沒有甕那樣高大。

西夏盛酒使用最為廣泛的是瓶。在西夏,梅瓶又稱作經瓶,其主要功能是在佛事活動中用以盛酒,也就是談佛念經或與寫經有關,所以稱“經瓶”。西夏經瓶又分為廣口瓶與小口瓶。習慣將口徑大一些的稱為“廣口瓶”,口徑小的稱為“梅瓶”。西夏眾多的“經瓶”分為素瓶與剔刻花瓶。素瓶主要是黑色和茶葉末釉,而剔刻花則還有白色。近些年發現的人物圖案的“經瓶”可以說是西夏盛酒器中的佼佼者。這類人物圖案的瓶已知有兩種,一種是人物有鬍鬚的,另一種是人物無鬍鬚的。已知有鬍鬚的人物瓶,瓶口略殘,釉色為白中泛青,釉面較薄,主圖案是一位留鬍鬚的飲酒者,面額豐滿,禿發,微醉狀,半坐,頭上生出祥雲。另一個瓶的主圖案相同,差別在人物無鬍鬚。還有一類器物是介於盛酒器與飲酒器之間,這就是扁壺。這種器物最適於路途攜帶,是遊牧民族馬背上的常見必備物件。

西夏飲酒器有大小之分,大的如碗,小的有杯,形式多樣。碗類:這是喝馬奶酒、葡萄酒所使用的。因為此類酒的酒精度較低,所以用碗來喝,但西夏飲酒的碗分為一般和比較特殊的,嚴格地說是瓷質碗式匜。這種碗式匜,就是在瓷胎製作成形時,在口沿處向外壓一下或者用手指在口沿處拉一下,在口沿處有一處凹槽,形成如匜樣的流,飲用時,碗內的液體不向周圍溢出,可以說這是西夏人的一種創造。西夏的這種瓷質匜也可分為四大類,一是碗式,二是碟式,三是豆式,四是仿古代銅匜式。西夏的碗式匜也大概是燒廢的碗所帶來的啟迪。西夏的燒瓷坯胎含沙較多,又地處西北乾燥的荒漠性氣候帶,坯胎做成後有要晾乾的一道工序,而這道工序是西夏瓷器燒制是否成功的關鍵:晾得太幹了,胎體就會有裂紋,晾得幹不到位,濕度偏大,入窯後就會變形。有裂紋的器物燒制出來不可用,但變了形的器物還可以用。

碗、碟之類的變形產品,在使用中被發現,歪歪斜斜的,雖不好看,但喝湯不漏,喝酒不灑,喝奶不亂流,於是,工匠們在燒制喝酒用的一些器物時,在做好坯子後,在口沿做一個缺口,類似匜的流。西夏的這種碗很多,在寧夏靈磁窯堡西夏窯址發現的完整的各色釉的窯碗,多半是不工整的,是歪歪斜斜的,這和西夏人愛喝酒、常喝奶的生活習慣是有關聯的。這種碗式匜只能喝低度數的酒。高足杯這樣的飲酒器,應該是喝低度酒的。西夏的高足杯的高度6-9釐米不等,黑、白、褐、青等各種釉色都有,這種器型,是足高占總高度的三分之一,杯口的直徑比杯的通高要略大一點,杯足有露胎,其餘部分滿掛釉。足部上小下大,足底部挖空一點。

西夏人飲高度酒的用具是酒杯。西夏酒杯分無耳杯和雙耳杯兩類。無耳杯已發現的製造方法都一樣,式樣差別不大,芒口、圓腹、高足。西夏的這種酒杯,足底較小,腹部有一小孔,這個小孔,有兩個作用,一是燒制酒杯坯時蘸了釉水的胎是杯口向下倒扣燒制的,為防粘連口沿處不上釉所以是芒口,另外是底很小,由於足底如果立在平面上燒制,很不穩當,也由於頭重腳輕,容易變形或倒下。這樣,酒杯必然倒扣著燒,既然倒扣著,腹部大,記憶體空氣就多,空氣不排出,加熱後就要膨脹,會把腹部脹破或使腹部變形,這就是腹部要有一個小孔的原由。這是燒制技術層面上的作用。另外一個作用,就是在飲酒時,中間有一個小孔叫“公平心”,就是說,每次倒酒都不能多倒,倒多了,酒就會從小孔流出,這就是“公平”。“公平心”是古時人們飲酒的一種觀念,對飲用高度酒來說,這是一種約束和規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