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壽山石雕刻技法--薄意

薄意,即極淺薄的浮雕,因雕刻層薄而富有畫意,故名。是壽山石印章的一種獨特的表現技法。由於薄意雕刻刀法流利,刻畫細緻,影影焯焯,備受金石畫畫家欣賞和推崇。   

  薄意藝術是在明末清初石章的博古紋飾和錦邊浮雕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康熙時已初露端倪,雍正時臻於完善,到了同治、光緒年間,“西門”派藝人潘玉茂兄弟,專事深刀雕刻,奠定了薄意雕的基礎。至清末明初,林清卿吸收中國畫藝術精髓,熔雕、畫於一爐,以刀代筆,別開生面地將薄意藝術提高到新的境地,作為壽山石雕中獨門別類的藝術形式。   

  印章石材的表面有時難免會有一些裂痕、砂格或不純的色塊、斑紋,即便是田石、水坑凍之類之類名貴石品也難求純潔無暇。倘若這些瑕疵出現在印體部位,無法通過鈕雕加以利用遮掩。不施藝術處理,勢必影響到石章的品級,過分雕琢又容易損壞寶石的天然文彩。在這種情況下,雕飾薄意於石面就成了最理想的裝飾方法。   

  薄意猶如一幅微微浮起的國畫,取材廣泛,講求意境。內容包括人物、山水、花鳥、草蟲、瓜果等。   薄意雕刻,主要有一下幾個步驟:構圖——在消磨成形的章面,發揮作者豐富的想像力,進行構思設計,充分利用壽山石的紋理、俏色等特點,用毛筆在石面上描繪出圖畫。   

  薄意的構圖佈局,注重意境和氣韻,與中國畫同理。景物的層次一般不宜重疊過繁,交叉過密,石坯上的裂紋、砂格要儘量遮掩,“按材施藝,因色構圖,避格取巧,掩飾瑕疵”。作到繁而不亂,簡而有致,章法雅典,整潔挺秀,將雕藝與畫理融為一體。這是藝人文化修養、藝術素質和長期實踐經驗的積累。   勒線——描圖定稿之後,用尖刀順著形體的外輪廓勾勒出一道織細、準確而明顯的線條,謂之“勒線”。   勒線是薄意雕刻的一道關鍵的工序,它對作品的成敗起著重要的作用。要求把刀穩,運力均,而且落刀要果斷精確,刀鋒要活潑流暢,刀痕要深淺適中。   

  剔地——又稱“起地”。是應用平刀、鏟刀以及斜口刀等多種刀具,削刮勒線以外的空餘石面,讓景物部分微微隆起石面。如果是自然形的印材,鏟地要隨著石形的凹凸而起伏。若是四方形的印章,底地則必須平坦完整,印體的轉角線應保持垂直。   

  雕飾——使用各種雕刀,在突起的景物平面上淺刻雕飾,表現出物體的質感、陰陽向背,使其富有立體感,達到筆墨渲染的韻趣。   

  薄意雕刻“以薄取勝,以簡見長”,所以刀法應靈活多變,洗練概括,落刀準確,以一當十。雕刻完畢之後,還需要對某些細節,如花蕊、葉脈、苔點、枝幹以及人物、動物的眼睛、鬢髮等部分,用尖刀或半尖刀陰刻、抽絲,精細修飾,起到畫龍點睛的作用。   

  鑒賞家往往以詩情畫意來衡量薄意雕的品位,用中國畫的六法來評價作品的優劣,將薄意看作是一種隆起的繪畫。所以薄意創作者多數兼精繪畫,只有熟練地掌握了國畫的筆墨技巧,才有可能揮灑自如地在石面上刻畫薄意。   

  除薄意之外,印身的裝飾還有一種叫做“線刻”。   

  線刻俗稱“脈花”。即以尖刀在印章的四周單線陰刻畫面,猶如一幅白描。通過景物的輪廓刻畫,將石面的裂紋瑕玷巧妙加以修飾。   

  薄意,是壽山石雕的專用名詞,也是壽山石雕一種獨特的藝術表現手法。著名的書畫金石家潘主蘭先生指出:“薄意者技在薄,而藝在意,言其薄,而非愈薄愈佳,固未能如紙之薄也;言其意,自以刀筆寫意為尚,簡而洗脫且饒韻味為最佳,耐人尋味以有此境界者。”薄意雕刻藝術面世較晚,才有百餘年的歷史,是從浮雕技法中逐漸衍化而來的。在清康熙、乾隆年間,楊玉璿、周尚均二人,便常在印臺四周雕刻極淺的浮雕錦褥紋和環邊不斷紋。後來,潘玉茂繼承楊、周遺法,在印章四周雕刻各種圖飾,以掩蓋石疵。然而刻法都未能達到十分理想的程度,意境也嫌呆滯簡單,因而也難達到最佳的掩飾暇疵的效果,但已是薄意的雛形。   

  壽山石中的凍石、田黃、芙蓉等名貴稀少的石種,價值極高,以致令“雕人眼視不敢琢,審曲面執爭分毫”。而這些石種雖是天生尤物,也難免在瑩徹通靈、色彩斑斕中出現砂格、裂痕、石紋和其他雜質,務必在保護原石形狀的基礎上,用特殊的技藝加以清除和回避。

  這就為薄意藝術雕法提供了廣闊的天地和用場。19世紀70年代到20世紀40年代,正值福州壽山石雕“西門派”藝術的鼎盛時期,該派名師陳可應的人室弟子林清卿,天資聰慧,工詩能畫,巧琢善雕,年未及冠,已負聲名,對薄意更為專精。他認為前輩的薄意作品,有不講畫理,不究佈局,缺乏畫意之弊。他胸有大志,膽識過人,為了改變上述弊病,他暫時放下雕刀,拜師學水墨畫,還研究秦磚漢瓦、古代石刻和畫像石,從中領會中國畫的筆意、章法。畫理以及書法、金石篆刻,待學有所成,融匯貫通之後,又重操舊業,專攻薄意藝術,遂成為當時福州獨一無二的石雕巨匠、薄意大師。他的傑出成就,至今仍是橫在後輩同業者面前的一座難以逾越的高峰。   

  林清卿的薄意特色在於能“因材施藝,巧掩暇疵”、“利用石病,反見自然”;而在題材上又無所不及,無所不精,花鳥、山水、人物、魚蟲應有盡有;內容上則多取膾炙人口的民間傳說、歷史故事、古典文學情節;章法上繁簡有致,格局清新。他還從實踐中總結了一套“掩拙揚俏”的處理斑駁瑕疵的經驗:“刻當相石。凡不色俏,則宜花卉;凡石呈裂痕。宜山水,以盡石勢。下刀之先,心開一境,以盡畫意詩情。”時至今日,中外收藏家仍喜高價收藏林清卿的薄意作品,從觀賞中獲得美妙的不可言傳的藝術享受。   

  繼林清卿之後,“西門派”有王炎拴、王雷庭,“東門派”有林友清、林壽煁父子,都精幹薄意雕刻。唯林氏父子的薄意風格與“西門派”迥異。其用刀尖利,畫面層疊,意境縱深。自美術院校畢業加盟壽山石雕後,融東門、西門兩派技藝為一體,使薄意構思新穎,神情畢肖。青年雕刻家林文舉既有家學淵源,國畫基礎深厚,又私淑於林清卿,潛心研究,得林法真諦,鳥竹薄意尤見其長。在畫面上,用書法補白得心應手,曾出版《林文舉薄意藝術》專集。女雕刻家劉愛珠畢業於藝校,又師從於王雷庭,也得林清卿薄意真傳,並創薄意人物造像,為世人所重。
返回列表